1. 首页
  2. 支付

非洲跨境支付机遇几何?详细剖析6个代表案例

  核心观点

  跨境汇款是非洲国家重要的经济活动,也是离大众用户日常生活很近的金融服务场景。

  从市场规模和发展空间看,非洲年轻劳动力的人口红利和区域一体化的政治经济环境将在中长期内催生巨大的跨境汇款需求。目前,传统北-南跨境汇款市场规模增长趋于稳定,新兴的南-南走廊蕴藏巨大尚未释放的增长空间。

  传统跨境汇款模式成本高、时效慢、透明度低,缺乏快速、低成本以及适合高频率小额的数字跨境汇款解决方案。

  现有技术和模式创新主要以移动运营商/移动钱包服务商、第三方技术提供商主导,取得跨境合规和实现高效跨渠道资源整合是重要壁垒,需重视政策风险。

  跨境汇款行业背景:全球图景与非洲语境

  概念界定:

  跨境支付作为传统支付的衍生场景之一,常指出于个人或商务需求,将资金汇付给他国的个人或实体的活动。其中,顺汇(Remittance,也称汇付)是跨境汇款的主要方式,由在汇出国的汇款人发起,汇入国的收款人在定点机构或渠道收取款项。与顺汇对应的,还有托收、信用证和保函三种模式,不作为本文讨论重点。

  从全球版图来看,跨境汇款主要由跨国人员流通和贸易活动带动。尤其受发展中国家的务工偏好影响,资金通常由发达国家流出,而务工人群的母国,即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则是主要的汇入国国家(也称资金的”北-南”流动,常为多次、单向)。

  发展中国家的国民经济高度依赖这笔境外流入的资金。一方面对个人来说,境外寄来的资金是维持生计、应急避险的重要保障金,另一方面对国家来说则是重要的外汇来源。例如,在哈萨克斯坦,境外汇款收入占GDP达35%;在尼日利亚,境外汇款收入是外国援助资金的7.4倍、外商直接投资流入资金的11倍,规模可观。可以说,对于我们所关注的非洲市场及更广意义上的发展中国家市场的个人而言,跨境汇款是最常接触的金融服务场景之一。

  区域对比:

  尽管目前非洲国家收到的境外汇款在全球市场份额中占比不大(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收到汇款占比9%,尼日利亚是全球第十大汇入国,还不及中国、印度等市场规模),但由于近年来人口高速增长及向外不断输出青年劳动力,在非洲国家,跨境汇款市场的年均增速很快。2018年,流入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境外汇款增速达12%,与南亚齐平(12%),高于东亚地区(7%)。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非洲市场相关的资金流动主要围绕务工人员的需求展开,我们在亚洲国家常看到的以跨境电商、留学旅游为用途的跨境汇款在非洲市场还尚未兴起,但已有一些跨境企业在境外的营运开支、供应商支付的需求萌芽。

  此外,随着全球各类金融服务创新的发展和监管政策革新,跨境汇款成本已有所下降,但非洲市场仍是全球汇款成本最高的地区,这也为技术和模式创新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非洲跨境支付机遇几何?详细剖析6个代表案例

  (2019年主要汇入国分布,数据来源:Visual Capitalist)

  跨境汇款行业:产业链与业务单元

  跨境汇款是支付的细分应用领域,和单一国内市场的支付相比,在外汇兑换、清算、结算、收款取款渠道方面存在差异。因而费用结构除了常规的交易手续费外,还可能包括外汇利差和支付给其他第三方的费用。

  跨境支付在非洲:市场空间及增长趋势

  据世界银行统计,2018年流入非洲国家的境外汇款体量达460亿美元,在2017年基础上增长了20%,2016年基础上提升了33%,显示了日益频繁的跨境人口和商品服务流动所带动非洲的境外汇款市场持续增长的潜力。

  具体来说,可根据资金流向模式,将跨境汇款分为两类主要走廊:一是从欧美等发达国家向非洲发展中国家的汇款市场,体现了传统的”北-南”特征;二是非洲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汇款市场,是新涌现的”南-南”市场。

  北-南走廊:传统汇款通道,增长趋于稳定。

  欧洲和北美国家历来是吸收外来务工人口的主要劳工市场。非洲不断增长的人口、年龄结构年轻化、对更好生活环境的追求,带动了新生代年轻劳动力人群向发达国家迁移,争取更好的工作机会,并向家乡寄回款项以支持亲属和朋友的生计。其中,英国、美国是最主要的汇出国家,其他欧洲市场如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加拿大也占据一定市场份额。

  不过,由于各国移民、务工政策的限制,每年新增的外出人口增长没有较大增幅,而个人汇款金额也已处在较高水位,因而传统的北-南走廊能容纳的跨境汇款市场增长已趋向稳定。

  南-南走廊:新兴汇款通道,增长空间尚未完全释放。

  尽管目前大多数跨境转账解决方案仍主要聚焦在北-南走廊,新兴的南-南通道已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统计,在非洲国家收到的境外汇款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来自非洲的其他发展中国家。主要汇出国家为喀麦隆、南非、科特迪瓦、加纳、加蓬等。

  从这个市场的宏观环境来看,未来随着非洲区域一体化政治意愿加强,国家间的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完善和贸易活动增加,非洲各国之间的人口、商品流通将更加频繁。此外,移动通讯和金融服务在非洲几大领先经济体的发展将带动技术外溢,各国对跨境汇款的技术和模式创新的需求将攀升。

  总体来看,虽然短期内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在外务工人群的收入波动会对汇款交易的活跃度产生一定打击(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全球流入低收入国家的汇款将从上年的5,540亿下降到4,450亿),但在未来5至10年中长期内,非洲年轻劳动力人口红利和区域一体化的深化趋势有可能释放巨大的跨境汇款市场。

  非洲跨境支付行业发展瓶颈

  由于跨境汇款涉及到的不仅是国内金融资产的转移,更有外汇结算和清算的复杂程序,以及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的风险,跨境支付行业历来是一个严监管领域。现有的主流跨境汇款渠道主要分为三类:(1)银行对银行的电汇转账;(2)国际专业汇款公司代理转账;(3)通过熟人、货代公司、小贸易商等非正规渠道携带现金出入境并实现收取款。

  银行间电汇转账是认可度最高的,且有国际银行同业协会的SWIFT清算基础设施支持。不过,使用SWIFT协议进行跨境转账是批量审核的,通常需要12-48小时处理,时效差。而且,由于大多数非洲国家银行卡普及率不高,很难触达大众,银行电汇主要为大型企业的跨境转账提供支持。

  国际专业汇款(IMTO)公司由于其代理点分布广泛,且无需银行卡,在线下柜台即可达成汇款,是普通人最常使用的方式。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速汇金(MoneyGram)两大主要的IMTO,根据IFAD的研究,两者占据了65%的线下汇款取款地点。虽然IMTO全球遍布的代理网络解决了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触达问题,但单笔汇款费率高。

  因此,对于需要频繁小额转账的个人用户来说,熟人、货代公司和常常往来两国的小商等非正式渠道成为替代之选。据不完全统计,未纳入官方记录的跨境资金转移规模可达前两者的十倍之多。因非正规渠道透明度差、信息不对称,有很大的效率改进空间。

  非洲数字跨境支付:创新与应用场景

  现有跨境汇款模式的瓶颈为技术和模式创新创造了机会。总体来看,共有三大类创新:

  移动钱包服务商(MNO)主导的移动钱包境外延展:利用其自身的跨国网络和多国牌照,或和其他国家已有牌照的MNO达成双边合作协定,开展钱包对钱包的跨境转账。Orange Money就是其中一例,在后文案例中会重点分析。

  第三方支付方案解决方主导的跨渠道整合服务:由于银行、移动钱包、卡组织各类汇款入口和出口资源尚未得到整合,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通过技术手段打通不同渠道,并在相应国家获得牌照,实现跨境汇款及增值服务。

  而具体来说,各个创新的应用也可以分为个人对个人、公司对公司、公司对个人等细分场景,将在本报告最后一部分加以展开。

  数字跨境支付:核心竞争力、增长驱动因素、风险和挑战

  壁垒一:跨境合规

  由于支付行业传统以来属于银行等金融机构主导的金融活动,具有强监管的特性。非依托银行体系的移动钱包等新兴模式,在境内支付领域也已面临非常严格的牌照发放程序。而传统跨境资金流动更是受反洗钱反恐怖主义相关的政策合规要求监管。因此,在实现数字跨境汇款时,整个资金流转链条涉及国家和环节的合规是不可或缺的护城河。

  壁垒二:渠道资源整合及清结算效率

  传统模式中,无论是线下IMTO还是线上IMTO,都是和国际各家银行、支付公司展开合作,先通过自由资金池达成快速转账,后通过现有的的SWIFT(世界银行同业电信协会)系统进行结算(其中41% 的银行汇款是通过IMTO合作输出)。新兴模式高效的跨渠道(跨钱包、跨机构)整合效率,以及区别于SWIFT的清算体系将是重要的价值主张。

  此外,由于很多第三方技术提供商致力于实现无缝对接的转账体验,这就要求其自身具备一定规模的外币资金池,用于实时打款,后续再补充完成内部清算,因而拥有资金的流动性也是必要条件之一。

  增长驱动因素一:跨境流动人口和商品频繁

  随着人口红利和经济条件的改善,旅居他国的旅居和学习务工从商人群将进一步增长。美国目前非籍/非裔移民群体为200万人,是增长最快的移民群体。同时,泛非自贸区落实将进一步提高区域内的人员流动,非洲区域性的龙头国家经济增长与繁荣将吸引更多他国来求职求学的人群,带动更频繁的跨境需求。

  增长驱动因素二:移动钱包使用的大众化

  2G/3G/4G电信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智能机用户在2022年预计将达到6.36亿人,在这一背景下,非洲移动支付普及率将不断走高。2018年非洲移动支付交易额达268亿美金。基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传统支付服务将适应以移动钱包为主要渠道的金融服务场景,跨境个人转账即是高频场景之一。

  政策变更是主要风险因素

  如前文所提,由于合规的高门槛,应对不同国家的监管是实施跨境汇款业务的最大挑战。尤其是在金融监管机构尚未出台明确政策的情况下,或在已出台政策但易变更的国家,需要重视政策风险。

  此外,大多数国家对汇入款限制较松,只有博茨瓦纳、布隆迪、摩洛哥、突尼斯对汇入款金额有上限,超过$10,000的汇入款都要通过海关或银行渠道向政府部门汇报。但是对于汇出款较为严格。出于外汇管制的原因,非洲有23个国家超过$10,000的汇出款要向央行汇报,其中津巴布韦只允许汇出给亲友。

  非洲数字跨境支付创新案例

  根据前文提及的三类技术和模式创新,以及不同的汇款场景(个人对个人C2C,企业对企业B2B,企业对个人B2C),本报告选取了6个代表案例讨论。

  以移动运营商主导的跨境汇款服务

  (1)个人对个人跨境转账:Orange Money

  Orange Money International Transfer是移动运营商Orange支付业务的国际延伸,专注个人对个人的移动跨境汇款。由于目前Orange Money跨境汇款开通的西非国家皆使用统一货币,受制于统一的金融监管,在其内部运转跨境汇款的成本低、风险小。值得一提的是,Orange Money在西非三国上线18个月内的跨境汇款交易额,就已经达到过去这些市场之间跨境汇款总额的24.7%,可见互联互通的移动钱包和转账对用户有巨大吸引力。

  以第三方技术服务商主导、多渠道整合的跨境汇款服务

  (1)公司对个人跨境转账:WapiPay

  Wapi Pay成立于2019年,主要面向从非洲到亚洲,公司对个人的跨境汇款场景,目前大部分需求来自大型中国企业的跨境采购和境外人员工资支付。银行和移动钱包是其主要的收取款接口,当公司发出汇款申请后,Wapi Pay可根据其提供的收款人信息生成二维码,收款人根据二维码即可在微信钱包中提现或存入其国内银行卡中。Wapi Pay在肯尼亚已获得牌照,在亚洲的运营借用了合作方的牌照,并设立了自有资金池。通过外部合作减少合规成本,以及内部加强的资金流动性是Wapi Pay的主要优势所在。

  (2)个人对个人跨境转账:SimbaPay

  Simba Pay成立于2013年,主要面向个人对个人的跨境转账场景,在5个非洲国家获得了汇款(汇出)的牌照,汇入国超过40个国家。和Wapi Pay类似,银行和移动钱包是Simba Pay主要的收取款接口,其在亚洲也借用合作伙伴的牌照以满足合规要求。Simba Pay基于USSD和移动APP的两个版本都已上线,对于拓展至未接入移动互联网的非智能机用户,以及对流量资费价格敏感的移动用户来说有较大优势。

  (3)个人对个人跨境转账:Chipper Cash

  Chipper Cash成立于2014年,以个人对个人免费跨境转账为主要业务入口,现在已拓展至个人对商户的付费转账场景。在其运营的七个非洲国家中,Chipper Cash和本地的移动钱包运营商合作,当A国用户通过其本地钱包汇款时,Chipper Cash通过内部的资金池和B国的收款人所使用的移动钱包运营商完成交易,拨款至B国用户的本地移动钱包。母公司的跨境汇款牌照及自有资金池所实现24/7的快速转账体验,以及零手续费,是Chipper Cash的核心价值主张和优势所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了60万活跃用户。

  小结

  跨境汇款作为非洲市场常见的金融服务场景之一,在人口红利和区域一体化的政治经济环境推动下,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尤其是非洲国家之间的跨境转账市场,还尚未得到充分开发。从竞争格局来看,目前现有的正规渠道费率高、时效差,致使大量交易以非正规渠道的模式进行,非正规到正规、线下到线上的想象空间很大。现有技术和模式创新主要由移动运营商、第三方技术提供商主导。

原创文章,作者:支付门户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ayqg.com/11556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service@payq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