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支付

品诺优创无支付牌照却在发行多用途预付卡 回应称“与央行无关”

  凭借一张预付卡,可以在面包新语、元祖、仟吉、天香果园、福奈特洗衣等多家门店使用。

  作为“便民支付”的工具,由于涉及资金池的搭建以及运营,原本属于由央行下发支付业务许可证进行展业,却由一家非持牌机构开展,且在全国多个省市设立分支机构进行展业。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上述机构为北京品诺优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诺优创”)。

  且进行类似展业的机构并不在少数,背后涉及的资金处于无序状态,尚无法估算资金体量。

  按照业内人士透露,由于持牌机构,在进行多用途预付卡业务时,受到资金使用监管的问题,无法利用资金池“利滚利”,因此在展业过程中相比非持牌机构存在价格劣势,反而面临被市场挤出风险。

  这也意味着,市场风险的焦点仍围绕“资金池”。

  “无证经营”频发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依据发行主体的不同,预付卡主要分为单用途预付卡和多用途预付卡。

  单用途预付卡仅限于在本企业或本企业所属集团或同一品牌特许经营体系内使用,如商场、超市等发行的购物卡;多用途预付卡则可在发卡机构之外、在支付机构拓展的特约商户范围内购买商品或服务,可跨法人、跨行业或跨区域使用。

  多用途预付卡由央行监管,央行向相关机构发放《支付业务许可证》,持证机构才可合规展业;单用途预付卡则由各省、市、县商务主管部门进行属地管理。

  工商资料显示,品诺优创于2016年11月23日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均是丁海玉,共有品诺优创武汉分公司等10家分支机构。

  不过丁海玉在2019年12月20才成为品诺优创的法人和股东,在此之前,品诺优创的法人为王宇,王宇为惟一的自然人股东。而王宇在退出品诺优创持股后,目前仍在品诺优创旗下的南京品诺优创科技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担任高管并持有股份。

  丁海玉还控股北京博影世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而该公司发放的电影券可以在全国适用影院售票窗口使用,或通过微信公众号线上购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央行网站公示梳理,目前共有237家机构获得央行发布的支付业务许可,但这其中并没有品诺优创。

  根据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在今年2月28日核准登记的信息,品诺优创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票务代理(不含航空机票销售代理);经济贸易咨询;产品设计;会议服务;婚姻服务(不含涉外婚姻);销售文具用品、服装、工艺品、体育用品、电子产品、计算机、化妆品、食用农产品、日用品、医疗器械I类、II类、食品等等。

  记者获得的一张“品诺蛋糕卡”显示,该卡片有线上、线下两种兑换方式,其中线上兑换可以通过品诺优创的官方网站或者“品诺福利”公众号途径兑换,线下兑换则可持卡至当地指定的多家甜品店以及洗衣店、水果店等使用。

  可以在发卡机构之外、在支付机构拓展的特约商户范围内购买商品或服务,“品诺蛋糕卡”属于多用途预付卡。

  “类似品诺优创这类没有支付业务许可牌照,无证经营的行为会对消费者带来极大的风险,没有牌照资金不受监管,一旦公司卷款潜逃或者出现经营风险不能兑付,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华南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从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3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公司是否无证经营问题与品诺优创一位销售人士咨询,该人士显然对央行的支付业务许可并不熟悉,并表示其“与央行公布的没有关系”。

  预付卡机构的合规问题也一直是央行和商务部门的监管重点。譬如早前央行开展无证支付机构整治工作,陆续通报多起业务违规案例;以及各地商务部门开展的专项整治行动等等。

  风险警示监管重压

  根据上述销售人士提供的介绍材料,品诺优创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目前已在上海、重庆、成都、武汉、杭州、西安、长沙、天津、南京、南昌、广州、深圳、合肥、昆明设立15个分支机构,并以上述城市为圆心辐射周边地区,面向全国范围开展企业福利服务业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品诺福利网站信息发现,品诺线上兑换的商品除了食品、化妆品、各类日用品等等还包括哈根达斯、歌帝梵、瑞幸咖啡等多个知名商家的电子券。

  “购物卡兑换其他商家的购物券,是一种典型的规避监管的做法。多用途预付卡更像是以单用途预付卡的形式展业。”上述受访业内人士指出。

  按照其透露的信息,类似品诺优创这类的非持牌机构违规展业的现象并不在少数。

  记者梳理发现,随着近年来第三方支付业务强劲增长,央行针对预付卡行业的监管体系也逐步建立。

  早在2011年,央行、监察部、财政部、商务部等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商业预付卡管理的意见》,将具有预付式消费属性的消费卡统称为商业预付卡,并按照预付卡适用范围的不同将其分为多用途商业预付卡和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同年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成立,主要负责制定行业支付准则、规定,要求支付清算服务行业进行自律管理。

  彼时,央行、商务部等有关部门亦联合开展商业预付卡市场专项检查,表态以检查促整改,促进商业预付卡市场规范发展。

  其后,央行继续发布《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对预付卡监管主体进行了划分。其中,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由商务部监管,多用途商业预付卡则由央行进行监管,强调购卡实名制度、非现金购卡制度以及限额发行制度等规定。

  此外,央行亦曾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开展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或集中整治等。

  风险聚焦资金池

  接近监管层人士则指出,无证机构不受相关监管规定的约束,其直接开展商户资金结算和预付卡发行,自行控制和支配相关资金,由此产生截留、挪用商户资金的风险。

  现实中已多次发生无证机构挪用商户结算资金或持卡人预付资金、“跑路”的风险事件。

  “非持牌机构无证经营必然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效果,非持牌机构的资金往往体外运营,自设资金池收益很高,而合规机构资金受央行正规监管在业务上成本自然难以抵挡非持牌机构的挤压。”前述机构人士表示。

  而对于单用途预付卡来说,由于发卡企业质量参差不齐,出现纠纷的情况更是十分常见。

  类似运动健身、美容美发、教育培训等等机构,这些行业的预付卡业务十分普遍,一旦出现问题消费者往往面临难以维权的现象。

  “市面上不乏商家采取预存现金打折、充值返现或赠物等方式引导消费者进行大额资金充值,企业一旦出现问题就跑路。甚至部分商家的出发点就是集资诈骗,通过预付卡变相充值高息揽储。”北京一家商业银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该人士提醒,“消费者应擦亮双眼预防风险。购买预付卡的金额如果较大,最好事前咨询商家是否将该项目收款在商务部门备案。如果备案,所有的资金都会在指定的银行账户监管,每个季度商务厅会和银行对账。”

  事实上,多地监管部门都在持续出手整顿市场乱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19年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就会同北京市商务局开展预付式消费整治专项行动。组织发起5批定向抽查和重点检查,向预收费经营者发放警示信1.6万份,518户企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数据显示,2019年北京市针对故意拖延退费、未按规定备案的企业立案170件,责令改正61户次,罚没款311万余元;破获预付式消费犯罪案件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人;同时将295户严重失信企业及541名主要人员列入黑名单。

原创文章,作者:支付门户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ayqg.com/1048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service@payq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