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支付

78人联合起诉迅付为虚假平台提供支付渠道 被判返还全部受损资金

  来源:柒财经

  作者:立夏

  “没想到,我们没有找到骗钱的人,却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第三方支付违规的证据。”

  作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细分赛道,“正规军”第三方支付一直以来也是监管关注的焦点。除了每五年一次的牌照续展外,罚单亦是从不缺席。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年,央行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处罚金额接近1.4亿元。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监管围追堵截在前,各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违规却并不少见。特别为各类违规平台提供支付渠道更是早已经不再稀奇。

  1

  稳当4年专炒期货 第5年被骗17万

  移动支付炙手可热的当下,现金贷、博彩、原油、证券、期货、外汇……这些交易场景下,支付机构提供的收付款通道成了不可或缺的部分,像“血管”一样让资金流向了不同的地方。

  “血管”的这一头是收款,另一头则是付款。

  在这些“血管”的组成部分里,收款方毫无疑问是被偏爱的一方,而付款方则是承担全部风险的人。大多数骗局中,付款方一旦发出支付指令,转账交易完成后,追回损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被骗之前,林杨(化名)连续5年专职炒期货。“每天坐在电脑前看着那些红红绿绿的线条,是我这几年做的最多的事”。

  据林杨描述,接触期货后很快他就辞去了原本的工作,“这是一件很疯狂的事,一天收入动辄七八千,甚至是达到五位数,很快就会让人膨胀,普通工作已经不能满足这种欲望了。”

  浮浮沉沉近五年,林杨在2019年初踩了雷,在一家虚假的外汇平台投入近17万元。

  在对方人去楼空被警方立案侦查之时,林杨找到了中国银联、杉德支付等几家为该平台提供支付渠道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经证实,资金最终流向支付公司的签约商户,且商户信息并不真实,无处可寻。

  据柒财经了解,在原油、期货等平台进行相关操作时,用户首先需要“入金”,即将绑定的银行卡内的钱,充值进平台账户。在获利后,用户可对账户里的资金进行提现。在入金前,用户应该根据支付公司主动提供的授权协议,决定是否授权相关公司对进行转账,并获悉资金转向何处。

  不过,林杨表示,其在虚假平台的操作过程中,从未签署过任何授权协议,也从未收到过来自于支付机构关于资金流向的提示。而支付公司对于签约商户的实际经营状况未经审核,出现虚假商户,也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林杨与各家机构开始了近一年的拉锯战。期间,林杨收到央行回复,确认支付公司对于签约商户审核不严,建议林杨对其进行民事诉讼或自行协商解决。2019年11月,林杨一纸诉讼将相关公司告上法庭。目前,法院要求该支付机构提交证明林杨授权支付公司划扣资金,否则支付行为无效。

  出现同样情况的并不是只有林杨。“仅我所在的群里,群内三百余人,也有人损失金额超过千万元。”林杨称,“没想到我们没有找到骗钱的人,却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第三方支付违规的证据。”

  久病成医。林杨称,追责的过程漫长且艰难,群内真正在做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能对于各种规定和起诉流程研究得这么清楚的,群内只有我和赵强(化名)。其他人没有找对方向,都是瞎胡闹。”

  2

  损失200万 获三家支付机构赔偿18.5万

  因为有着相似的遭遇,且都同样认真地在做同一件事,相较群内其他人,林杨与赵强联系地更多,关系也更为亲密。当遇到更为有效的维权方式时,二人也更愿意跟对方分享。

  据赵强透露,已有三家位于北京的支付机构以现金的形式向他支付了合计18.5万元的赔偿金。“因为明确掌握了我与支付机构之间合同不成立的证据,并据这份证据,完全有理由相信支付机构与这些虚假平台之间有关联利益。所以支付机构直接进行了全额赔偿。”

  基于与相关公司的保密协议,赵强并未说明详细情况。“此前还有开联通提出给我2.4万元和解,但是造成我的实际损失是19.05万元,所以我拒绝了。后来他们给了我8万元,并且协议保留了剩余部分的起诉权利,现在已经在北京立案了。”

  

78人联合起诉迅付为虚假平台提供支付渠道 被判返还全部受损资金
  而此前已经用同样的方式获得证据的林杨,选择不再与第三方支付公司进行沟通,而是准备将之作为开庭后的“杀手锏”。“至于群内的其他人,我们顾不上了,证据以及获取办法不会共享,只想先拿回来自己的钱”。

  柒财经了解到,赵强仅通过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迅付支付”)流出的资金便超过80万元。在他意识到被骗后,找到迅付支付提出想要进一步查询相关支付信息,但并不顺利。而赵强拿到的央行回复的《举报答复意见书》显示,迅付支付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

  

78人联合起诉迅付为虚假平台提供支付渠道 被判返还全部受损资金
  2019年7月,迅付支付收到第三方支付机构史上最大罚单,罚没金额近6000万元。彼时,尽管也并不能帮助他挽回损失,但赵强还是欣喜的告诉柒财经,“我圆满了也如愿了,做错了事,惩罚总是会来的。”

  此外,在2019年11月,因存在超出核准业务范围开展银行卡收单、条码支付实体特约商户收单业务,未按规定办理备案,为违法违规平台直接提供支付服务等问题,迅付支付被责令停止新增实体特约商户,并在3个月内有序停止网络支付业务。

  而在2020年1月2日公布的一起民事终审判决,更是为赵强、林杨等人打了一剂“强心针”。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吉林省长春市78人于2017年联合起诉迅付支付为虚假平台提供支付渠道。历时两年,迅付支付被判返还全部原告受损资金,合计超过200万元。

  

78人联合起诉迅付为虚假平台提供支付渠道 被判返还全部受损资金
  罚单、赔款、业务停止……将在2021年5月迎来第二次续展大考的迅付支付已然陷入危机。林杨告诉柒财经,在他与迅付支付交手的过程中,他能逐渐意识到,“迅付支付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而迅付支付这份判决涉及的当事人与林杨、赵强等人经历的情况极为相似,更坚定了他们与第三方支付公司“死磕”的决心。柒财经注意到,在采访过程中,林杨与赵强不约而同的提起了对方的遭遇,“银行、小贷公司欠了不少债务,追债的电话几乎没有停过。家里已经一团乱了,哪里还有钱请律师,诉讼也需要人力财力,我们只能靠自己。”

  至于是否后悔,“人生已经不能再重来了啊。”林杨缓缓地说道。

  3

  律师:不得为非法机构提供支付结算服务

  根据21CN聚投诉发布的报告,2019年全年,21CN聚投诉共受理全国消费者对第三方支付行业有效投诉量55833件,对比2018年的投诉总量14727件,增长2.8倍。而投诉的类型主要聚焦于恶意扣费、涉赌涉骗类支付商户、支付公司POS机业务问题等。

  2020年1月,中汇支付、宝付支付、讯联智付三家机构在聚投诉上分别以848、258、239条投诉量位列行业前三。其中,宝付支付一名投诉人李明(化名)向柒财经表示,其在投哪网旗下畅快车贷申请了一笔金额为47210元的抵押贷,实际到手37600。宝付支付划走7210元,且并未说明详细情况。

  

78人联合起诉迅付为虚假平台提供支付渠道 被判返还全部受损资金
  李明称,在与畅快车贷签署协议的过程中,并未清楚看到宝付支付的代扣协议。李明多次尝试与宝付支付客服取得联系,询问相关事宜,但未能成功。“我现在已经放弃跟宝付支付交涉了,但是我会收集相关情况向央行进行举报。”

  不仅如此,21CN聚投诉官网还有多名投诉人指出,宝付支付拒绝为被无故扣款的客户查询交易明细,并为不同马甲的714高炮平台提供支付渠道等。

  对此,宝付支付相关负责人回应柒财经称,公司对商户有严格准入流程,持卡人查询订单相关信息,客服可根据订单号提供扣款商户名称。但根据相关规定,公司无法将商户数据等信息直接提供给个人,如用户需进一步了解详细信息,建议持卡人去当地报案,由警方走协查流程处理。

  另一方面,从近期的投诉情况来看,刚刚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电商平台拼多多(NASDAQ:PDD)也陷入风波中。多起投诉信息显示,用户通过不同渠道被骗进入各种类型的博彩平台,受诱导充值造成资金显示。而账单详情页面显示,收款方为拼多多商户,但无法进一步查询物流、电话、地址等详情。投诉人要求拼多多冻结对方帐户,协助退款,但未取得任何进展。

  此前,拼多多因没有支付牌照却开展支付业务广受质疑。1月23日,拼多多入主上海付费通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为其最大股东,终于解决了支付牌照的难题。

  截至目前,21CN聚投诉官网“拼多多商户涉嫌为博彩黑平台收款”这一联名专题投诉下,已有近800名用户参与。不过,柒财经注意到,投诉用户提供的信息显示,这些用户均是通过外部链接进行充值操作,以支付宝等进行付款,并未通过拼多多APP及其支付渠道。

  针对相关情况,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对柒财经表示,支付公司为一些无资质现金贷平台等提供支付渠道的,属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第四十二条,为非法交易、虚假交易提供支付服务。

  李亚指出,除了上述条例外,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十三条,各机构不得直接或变相为互联网赌博、色情平台、互联网销售彩票平台,非法外汇、贵金属投资交易平台,非法证券期货类交易平台、代币发行融资及虚假货币交易平台,未经监管部门批准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以及未取得省政府批文的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等非法提供支付结算服务。

  4

  平台鱼龙混杂 第一次被骗中招的不在少数

  事实上,这些法规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诸多方面有所约束,也成为林杨、赵强等人最大的倚仗。而在林杨、赵强以及这些投诉用户的背后,也是无数支付行业亟待整治的众多乱象。

  在同样在各类交易平台沉浸多年的郭文(化名)看来,市场上这些各类交易平台鱼龙混杂,像林杨这样在第5年“中招”还算幸运,“第一次就被骗的人不在少数,普通用户根本无法区分。入金容易提现难,用户以为自己在跟其他玩家博弈,可能实际上仅仅只是平台的一个圈套。”

  郭文强调,用户在判定、审核平台资质时,支付这一环往往是最容易忽视的。用户在进行入金操作时,绑定银行卡后完成支付,并不会考虑到支付公司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有甚者在最后追责的时候才发现整个环节里还有一个支付公司。

  柒财经梳理公开资料发现,用户追责支付机构的案例不在少数,但诉讼缘由和类型各有不同,判决结果也不尽相同。在前文提到的迅付支付的判决情况中,迅付支付根据签约商户支付接口上送的交易指令,将资金结算至商户开立在迅付支付的支付账户,并根据商户的支付指令将资金划转至非同名结算账户,最终造成用户资金损失。用户主张支付行为无效,以合同纠纷提起诉讼进而胜诉。

  而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责任划分,李亚则表示,支付公司是否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关键要看造成损失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是因为没有按规定采取客户支付指令验证措施,造成的客户损失,应根据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如果是因为没有代扣授权、超范围授权或授权不明确造成客户损失,应根据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明知没有授权而发生的代扣行为,可能会构成刑事犯罪;如果明知是非法交易、虚假交易而提供支付服务或参与非法、虚假活动的,可能会构成刑事犯罪商务共犯。

  判定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责任并非易事。目前,林杨仍在坚持等待开庭,赵强则是陆续开庭、等待判决。3月9日,赵强与中国银联、银盈通的诉讼通过网络法庭进行了审理,但未有具体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同一天,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2020年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重点举报事项的公告》,确定了2020年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重点举报事项。

原创文章,作者:支付门户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ayqg.com/10419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service@payq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